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季氏一家亲

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雅阳镇 季氏后裔 季永斌

 
 
 

日志

 
 

金庸与庄子  

2010-02-11 18:49:37|  分类: 论坛+休闲娱乐+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是中国思想学术空前繁荣昌盛之时期,史家称为“百家争鸣”,其时中国出现种种思想流派,后世总结其为“九流”。“九流”之中“儒家”、“法家”后来成为历来统治者所推崇之治国之道。而老庄之“道家”虽在政治上不为当政者所取,却对中国思想学术有着深远之影响。魏晋之玄学、释家之禅宗无不由此发端。更为独特的是,中国历来之文人学士进而为儒,退而学道,老庄之学往往成了这些文人失意之后的心灵归宿。同时老庄之学也以此在陶渊明、李白、苏东坡、林语堂等人笔下发挥迷人之风采,继续影响着后来者。

作为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华文小说作家,金庸的小说自始至终洋溢着浓厚的中国古典风格,而其中老庄之色彩亦是重要一环。可以说关于老庄,特别是庄子之元素,不但是金庸小说不能忽视之内容,亦是金庸小说能风靡华人世界,打动中国人人心之重要原因。

庄子元素在金庸小说中也是表现在方方面面的。概而言之,金庸小说作为武侠小说这一类型小说,在“武”与“侠”两个方面都充分表现了庄子思想之神髓。同时金庸小说创作历时长久,直到现在亦在修改之中,金庸本人对庄子之感受自然也在不断深化之中。下面就从“武”与“侠”这两方面,沿着金庸的创作轨迹做一个梳理。

第一部分: “武”之“道”

一、“百花”易敌,“错”字难当——识见障

金庸的第一部小说是写于50年代的《书剑恩仇录》,在这部处女作里,如许多初次写作的作者一样,金庸试图将自己多年的阅读经验与人生体验一次性表达出来,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庄子的内容。从“武”的方面来说,这部小说不算精彩,稍嫌传统,不过其中还是有些颇有趣味之内容,而这几些内容又恰恰与庄子有直接之关系。小说的主人公陈家洛,在出场之际用的是一种奇特武功——“百花错拳”,这武功奇特之处何在?看看书中的介绍可知:“这拳法不但无所不包,其妙处尤在于一个“错”字,每一招均和各派祖传正宗手法相似而实非,一出手对方以为定是某招,举手迎敌之际,才知打来的方位手法完全不同,其精微要旨在于“似是而非,出其不意”八字。旁人只道拳脚全打错了,岂知正因为全部打错,对方才防不胜防。须知既是武学高手,见闻必博,所学必精,于诸派武技胸中早有定见,不免“百花”易敌,“错”字难当。”其实这“错拳”能克敌制胜,关键不是在使拳者而在与对手。与此相类似却更有喜剧色彩的描写,却是在《鹿鼎记》中,阿珂小姑娘的一通乱打,使得号称少林第一武功广博的澄观一时目瞪口呆,气血上涌,甚而晕倒。当然这位老和尚未免迂腐的过分。但是在现实的生活中,人们就往往执迷于一些规则、表象而做出愚蠢的事情。因此庄子在《齐物论》中曾经指出“有无相生”的道理,并认为一切“知”的东西反而会导致障碍,要求离形去智。同时这一思想也为佛家所发挥阐释,专门名之曰“识见障”。自然破除识见障最有效与直接的办法就是完全离开文字、语言等等的工具,因此苏东坡有一句名言:“人生忧患识字始”。在金庸的《侠客行》中也就讲了这么一个故事,石破天解开了所有武林高手几十年不能解开的谜题,原因只在于他是一个文盲。这个寓言生动形象的说明了庄子“有无相生”的道理。

二、空明拳与北冥神功——“空”的魅力

《天龙八部》是金庸小说里庄子符号最浓的一部小说,小说中有一个“逍遥派”,独门武功有“小无相功”、“北冥神功”等等诸如此类,不过可悲的是逍遥派的人物基本没有逍遥可言,反而比凡人更多烦恼困惑。这里只说那吸人内力的“北冥神功”,“北冥”之妙处在于能吸取别人辛苦所练的内功,其使用的原理其实就是一个“空”,唯其“空”才能吸取别人内力为我所用。其实在《射雕英雄传》中,天才武学家老顽童周伯通曾自创一套“空明拳”,主旨就明明是老子的“空、柔”:“周伯通道:“老子《道德经》里有句话道:‘蜒植以为器,当其元,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这几句话你懂么?”郭靖也不知那几句话是怎么写,自然不懂,笑着摇头。

周伯通顺手拿起刚才盛过饭的饭碗,说道:“这只碗只因为中间是空的,才有盛饭的功用,倘若它是实心的一块瓷土,还能装甚么饭?”郭靖点点头,心想:“这道理说来很浅,只是我从未想到过,”周伯通又道:“建造房屋,开设门窗,只因为有了四壁中间的空隙,房子才能住人。倘若房屋是实心的,倘若门窗不是有空,砖头木材四四方方的砌上这么一大堆,那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了。”郭靖又点头,心中若有所悟。”这里已经很明白的说出了“空”的威力与魅力。

三、独孤剑冢的秘密——大巧若拙与无招胜有招

“大道至简、大音希声”是老子独特之观念,同时也为庄子所发挥,在《养生主》中,庖丁解牛技术高超,原因就在于庖丁 “不见全牛”,行刀只是“因其固然”,抓住了根本而不为其他因素所影响。《神雕侠侣》中,杨过无意发现剑圣独孤求败的剑冢,分别写的是:“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杨过取走重剑,瀑布练剑,参悟玄铁剑法,果然武功大进,所谓重剑剑法也就是“以拙胜巧”的显例。但是独孤求败本人却已经超过这个阶段,达到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在《笑傲江湖》中令狐冲凭借独孤九剑几乎可以破解天下一切的武器、招式。如果说玄铁剑法是“一招鲜,吃遍天”,是以不变而应万变,那么独孤九剑就是以无法破有法,就如同庖丁一样,眼中只有对方的招式,继而寻找破绽,然后直击要害,并不拘泥于任何招式成规,自然克敌制胜,无往不利。而《倚天屠龙记》中太极剑法的描写,更加直接的写出了这种神奇的无招胜有招的修炼方法:

“只听张三丰问道:“孩儿,你看清楚了没有?”张无忌道:“看清楚了。”

张三丰道:“都记得了没有?”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小半。”张三丰道:“好,那也难为了你。你自己去想想罢。”张元忌低头默想。过了一会,张三丰问道:“现下怎样了?”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大半。”……… 张无忌在殿上缓缓踱了一个圈子,沉思半晌,又缓缓踱了半个圈子,抬起头来,满脸喜色,叫道:“这我可全忘了,忘得乾乾净净的了。”

以“忘记”而练成绝技,实在是匪夷所思,对此书中也自有解释:

“要知张三丰传给他的乃是“剑意”,而非“剑招”,要他将所见到的剑招忘得半点不剩,才能得其神髓,临敌时以意驭剑,千变万化,无穷无尽。倘若尚有一两招剑法忘不乾净,心有拘圃,剑法便不能纯。”

这段描写与庖丁所说的“臣之所好者道也 ,进乎技矣 。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也 。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 ,官之止而神欲行 。”的道理是一致的,乃是以无破有、以意御术的高超手段。

金庸与其他武侠小说家有许多不同之处,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金庸以老庄与佛家思想建立自己的一套独特的武学体系与理论。在这个体系中,拙胜于巧,无招胜有招,招式反而成为了障碍,这些自然都是从老庄思想中感悟而来。

第二部分:庄”侠”百态

林语堂曾经说过中国人在骨子里就有着道家的血统,而梁羽生也曾经说过武侠小说“宁可无武,不可无侠”。金庸小说对人物的刻画无疑是相当成功的,在他的笔下涌现出形形色色的众生相,其中自然也少不了追求老庄道家境界的各式人物。

一、退隐江湖的归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陈家洛豹隐回疆,袁承志海外扬名,杨过终南归隐,张翠山不爱江山爱美人,就连市井无赖韦小宝最后连爵爷也不当,携七美归隐去也。金庸小说中几乎所有的主角都是以远离江湖,最终归隐为人生归宿。

庄子在《大宗师》中说过一个寓言,“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响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意思就是与其在世间苦苦挣扎不如物我两忘,退隐山林。这种超然的处世态度历来为中国人所欣赏,即便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孔明,原本的理想生活也是“不求闻达于诸侯,苟全性命于乱世。”可见这种处世观念其实已经深深融入到中国人的血液中,大家都在自觉与不自觉的依着这种思维来处事。于是在金庸的小说中几乎所有的主人公最后都选择了退隐江湖,不问世事。金庸开始时或许只是遵循着古来的传统对人物做出这种处理,但是到了后期,金庸开始有意以道家思想创作人物,此种情形在《笑傲江湖》中达于顶峰,《笑傲江湖》本质是一部政治书,其中各色人等统统是政治化的,因此金庸自己在后记中说道:

“对于郭靖那样舍身赴难,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大侠,在道德上当有更大的肯定。令狐冲不是大侠,是陶潜那样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的隐士。风清扬是心灰意懒、惭愧懊丧而退隐。令狐冲却是天生的不受羁勒。在黑木崖上,不论是杨莲亭或任我行掌握大权,旁人随便笑一笑都会引来杀身之祸,傲慢更加不可。“笑傲江湖”的自由自在,是令狐冲这类人物所追求的目标。”

其实我们仔细想一下,武侠小说之所以流行,很大程度上和此类小说中主人公往往风流洒脱,不拘世俗礼法有很大关系。这种对人生的超然态度其实中国人在庄子熏陶下的向往之情。

二、黄药师与老顽童——魏晋人物与自然天真。

《射雕英雄传》作为金庸最有广泛影响力的小说之一,其中的人物也深得人们喜爱,其中“东邪”黄药师的粉丝就不在少数了。黄老邪风流自赏、崖岸自高、不拘世俗礼法,完全是魏晋人物的翻版,而魏晋人物其实也就是自庄子发端而来,其实魏晋人物所追求的境界其实就是庄子所谓的“真人”。所谓“真人”就是庄子在《大宗师》所说“故其好之也一 ,其弗好之也一。其一也一,其不一也一。其一与天为徒,其不一与人为徒。天与人不相胜也,是之谓真人。”魏晋人物放浪形骸,故意做出种种不合世俗礼法的行为,也就是为了达到“真人”的地步。然而,一切有为而作,并不能真正达到目的。在《射雕英雄传》中有一位奇人老顽童周伯通,完全一派天真浪漫,心中毫无杂念,一心追求武学,虽不是“真人”却也离之不远了。连佛法精湛的一灯、自视甚高的黄药师也自愧不如:

“黄药师笑道:“老顽童啊老顽童,你当真了不起。我黄老邪对‘名’淡泊,一灯大师视‘名’为虚幻,只有你,却是心中空空荡荡,本来便不存‘名’之一念,可又比我们高出一筹了。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顽童,五绝之中,以你居首!””

三、亦幻亦真“我是谁”?——物我两化的蝴蝶梦

《侠客行》的最后一节名为《我是谁?》,因文盲而成绝世武功的石破天,到最后却对自己的真实身份产生了强烈的疑问。而在《射雕英雄传》中,西毒欧阳锋,一心醉心武学,最后因为修炼《九阴假经》,神经错乱,竟然搞不清楚自己是谁了。这就让人想到了庄周著名的故事:

“昔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 ,自喻适志与 !不知周也 。俄然觉 ,则蘧蘧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许多关于梦想与现实的作品,南柯一梦,黄粱未熟,就让人不得不对人生感叹,孜孜不倦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呢。

对此庄子的态度是“物化”“齐一”,就是要认识到人生万物本无区别,自然也无谓去追求求索了。

在金庸的笔下有许许多多一心追求自我,任性而为的侠客英豪。这些人其实就是老庄思想对中国人行为影响的最佳注解。

老庄之说已历两千余年,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这种处事观念,已深入中国人的灵魂之中。也不断吸引着文人墨客对其进行发挥阐释,留下许多瑰丽的文章。陶潜、李白、苏东坡的篇章之中无不闪烁着老庄的光辉思想。而金庸也继承了此一传承,继续给我们传达着庄子的奇异风采。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