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季氏一家亲

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雅阳镇 季氏后裔 季永斌

 
 
 

日志

 
 

《春秋》鲁国季氏持政(1)  

2010-04-24 19:24:27|  分类: 季氏论语+祠堂+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秋》鲁国十二公概述:


  

1、 隐公 (名息姑,在位十二年,摄位为鲁君。遇弑 )   


2、 桓公 (名允,在位十八年。隐公之弟。弑隐公而立。娶于齐,其夫人与齐襄公有私,为齐襄公所杀,死于齐。)   


3、 庄公 (名同,在位三十二年。桓公之子。) 


4、 闵公 (名启,亦作开。在位二年。庄公之子。为公子庆父所弑。)  


5、 僖公 (名申,在位三十三年。闵公之兄,为公子友所立,鲁之贤君。 


6、 文公 (名兴,在位十八年。僖公之子,怠政之君。“三桓”始肇,鲁公室自此衰。)   


7、 宣公 (名倭,在位十八年。文公之庶子,公子遂杀嫡立庶。季文子不能匡正,而季氏自此兴)  


8、 成公 (名黑肱,在位十八年。宣公之子。季文子、孟献子、臧宣叔相佐,国家无事,亦庸君也)


9、 襄公 (名午,在位三十一年。幼年即位,齐患尤甚。三桓作三军而掌兵,政不在鲁公。)  


10、昭公 (名稠,在位三十一年。襄公之子,居丧不哀,娶妻同姓。昏弱之君,二十五年被季氏所逐,客居齐晋而死。)   


11、定公 (名宋,在位十五年。昭公之弟,为季氏所立。)   


12、哀公 (名蒋,在位年。定公之子,谋逐三桓,事败奔越,客死异国。)


  “三桓”世系表:
  
  一,仲孙氏(孟孙氏):
  公子庆父――――――仲庆父,亦称共仲。鲁桓公之子。     

  公孙敖―――――――孟穆伯(庆父之子)P226、227穆伯爱美女  P238卒
  仲孙谷―――――――孟文伯(穆伯之子)P213预言“谷也食子”
  仲孙难―――――――孟惠叔(文伯之弟P213预言“难也收子”)
  仲孙蔑―――――――孟献子(文伯之子)            P369卒
  仲孙速―――――――孟庄子(献子之子)            P379卒
  仲孙羯―――――――孟孝伯(庄子之庶子)           P408卒
  仲孙貜―――――――孟僖子                  P469卒
  仲孙何忌――――――孟懿子(僖子之子)            P539卒
  仲孙彘―――――――孟武伯(亦称孟孺子。懿子之子)
  
  二,季孙氏:
  公子季友――――――亦称成季。鲁桓公之子           P176卒
  季孙行父――――――季文子(季友之孙)            P342卒
  季孙宿―――――――季武子(文子之子)            P430卒
  季孙纥―――――――季悼子(武子之庶子)P379立        P441追述
  季孙意如――――――季平子(悼子之子)            P497卒
  季孙斯―――――――季桓子(平子之子)            P520卒
  季孙肥―――――――季康子(桓子之子)            P545卒
  
  三,叔孙氏:
  公子叔牙――――――鲁桓公之子
  公孙兹―――――――叔孙戴伯(叔牙之子)P157         P177卒
  叔孙得臣――――――叔孙庄叔(叔牙之孙)P232得臣为侨如取名  P260卒
  叔孙侨如――――――叔孙宣伯(庄叔之子,穆叔之兄)P324奔齐  约P325卒
  叔孙豹―――――――叔孙穆子、穆叔(庄叔之子,宣伯之弟P403) P423卒
  叔孙婼(舍)――――叔孙昭子(叔孙豹之庶子)         P473卒
  叔孙不敢――――――叔孙成子                 P497卒
  叔孙州仇――――――叔孙武叔(成子之子)

  注:带“P”之处指的是页码。比如P469,P539《春秋三传》(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五次印刷)的第468页、539页,不是生卒年月。

鲁国的大半股份,是持在了季孙、孟孙、叔孙三家。这三家是二百年前鲁桓公的后人,所以号称“三桓”。
  
   这时候是公元前六世纪。
  
   “孟孙、叔孙、季孙”,如果你觉得不好记,只需记住“仲、孟、叔、季”四个字就行了,它表示“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鲁桓公的儿子里边,老二庆父一支成为“孟孙”,老三叔牙一支成为“叔孙”,老四季友一支成为“季孙”。“季孙” 最显赫。
  
   “三桓”并非生性残暴,整天赤裸裸想蚕食国君大权。实际上,他们如果不掌握一定政治权力就难以庇护其家族,仅仅依靠经济势力是不足以保室宜家的。国君的权力向这三大家族被迫转移,是一个逐渐的过程。“三桓”也做了很大努力,他们注意抚慰人心,收拢百姓,建立了一个nice的人际环境,适合家族的持续发展。比如说季孙氏的第一任掌门人季友,是有名的贤人,第二任季文子更是贤名远播国外。他家里小妾都不穿帛,不涂雪花膏,厩马都不吃粟,虽然有巨额存款,但绝不露富。于是人心归附季孙氏家。
  
   君权旁落也不是坏事,它实际是“一元寡头政治”向“多元贵族联合体政治”(类似罗马元老院)的递变,带有一定贵族民主色彩。但东方人毕竟喜欢让一个人说了算而不是多人发言,我们伟大的“保皇党”大圣人孔子,因此非常看不惯“三桓”的分享君权,总是伺机骂他们犯上,骂他们礼崩乐坏,乃至“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孔子于是提出“君君、臣臣”的主张,臣子要听君主的话,给君主磕头,不许谮越,以便实现隆主、崇君。韩非子也说:“腓大于股,不能趣行”——小腿比大腿还长,人就没法走路了。儒家和法家在尊君的本质这一点上是一丘之貉。
  
   尽管“君君、臣臣”这套主张,用心良好,是替君主张目的,但在霸权强起、乱云飞渡、受分封家族势大的春秋时代,它像道士的黄表纸,只能蒙蒙诚恳的老实人。于是孔子带着自己的观点四处碰壁。但同样是这个主张,在随后的2000年里,却成了中央集权的统治者们餐桌上最受宠爱的一道“儒家”之菜。
  
   话说回来,“三桓”到底都怎么“坏”了呢,要讨孔子的骂?
  
   “三桓”家族在200年中,最上纲上线的错误,是把国有资产私有化(其实是“国君资产”三桓私有化)。在鲁襄公11年(公元前562年),鲁国被三分公室了。“三桓”把鲁国军队分成四半,季孙氏取其二,孟孙氏、叔孙氏各取其一。“三桓”各自拥有战车一千乘,抵一个中等诸侯国军了。
  
   手里失去军队,公室开始卑弱,鲁襄公招待晋国使者吃饭,行射礼,想找几队善射的人都没有,只好去大夫家里借。
  
   45年后,“三桓”更把鲁昭公驱逐出境。实际上,这次是鲁昭公自找的,他在几个“左派”的怂恿下,趁“三桓”闹内讧,居然攻打“三桓”中最厉害的季孙氏。季平子得到另外“两桓”的支援,使鲁昭公失去信心,又羞又恨,只好出奔,颠沛展转于齐、晋两国,八年后客死异乡。
  
   这位可怜的鲁昭公长着一副大胡子,据说他十九岁的的时候还是孩子气(“犹有童心”)。他二十七岁时曾经去楚国出差,楚灵王安排了一个同样的大胡子侍候他,站在鲁昭公旁边像克隆人似地跟着鲁昭公,别有趣味。在这个古代小品演完以后,楚灵王还送鲁昭公一把宝弓,旋及舍不得了,又要回去了(这帮大孩子)。
  
   鲁昭公也是太天真,贪心不足,非要打破君臣间世代沿袭已久的权力格局,要通吃三家,鸡蛋碰石头,结果自取其辱。鲁昭公在流亡过程中还一度骑马——这是史书上关于中原人骑马的首例。估计他像唐僧一样,骑着马,在徒众追随下流外八年,客死晋国。
  
   鲁昭公死后,他弟弟被“三桓”立为鲁定公,有名无实。
  
   “三桓”的坏处,大约就是上侵君权,但是不宜把他们想象成三个魔王。即使在他们和鲁昭公动手的时候,季平子还是拱手卑辞,只做自卫,不做进攻。鲁昭公逃跑以后,季平子还光着脚,穿着素色麻衣,跑到晋国请罪,伏地请鲁昭公回来继续当国君。虽然这只是做秀,但毕竟还尊重国君那一席之地的嘛。
  
   “三桓”的势力不论如何嚣张,始终不肯篡夺国君的位置,这也是鲁国礼义之邦的文化使然。(齐国国君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国君没几个善终的,包括齐桓公在内。最后齐国还是被陈氏篡了权)
  
   不管孔子怎么诅咒,由于“三桓”对于民众极力讨好和善待,人们前来依附,“三桓”的盘子越坐越大。他们爱民如“侄”,即便驱逐了鲁昭公,人们也并无意见。
  
   类似“三桓”这样的强宗大族,各国都有,它们多是在春秋早期开始形成确立,获得封邑。到了春秋中期,这些强宗大族有的上升,去欺负国君,有的开始衰败,灭族的灭族,流放的流放,到了春秋后期就变得寥寥无几。
  
   一部春秋史,就是一部大家族的兴衰史。
  
   伴随着多数家族的衰弱和淘汰,有的家族则在不断崛起。晋国的赵、魏、韩三族,以及齐国的陈氏一族,不但没有衰灭,反而最后上升为了诸侯。
  
   而鲁国的“三桓”家族,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他们到了春秋末期,不可避免地走着下坡路,其标志就是“陪臣执国命”,即家臣掌政,被家臣革了他们的命。
  
   “阳虎”先生,就是藏于“三桓”家族内部的家臣,“三桓”的大克星、大祸害。

季孙氏起于桓公子季友。关于季友,有个传说,说他的母亲怀孕的时候,他的父亲鲁桓公曾经让人卜,卜得“男也。其名曰友,在公之右,间于两社,为公室辅,季氏亡,则鲁不昌”,再让人筮,得乾卦,解作“同复于父,敬如君所”。而他出生,有文在其手曰“友”,因此给他取名友。

季友杀亲

       鲁桓公除了太子同,还有三个儿子:庆父、牙、友。

  太子同即位,是为鲁庄公。庆父虽然年长于庄公,但是为表示君大于臣,于是自称仲,史称“共仲”。而公子牙、公子友从庄公排行,是为叔牙、季友。

  共仲、叔牙、季友分别是孟孙氏、叔孙氏、季孙氏的始祖。

  庄公宠爱妾室孟任,想立她的儿子般为国君,但是自己的三个兄弟权势日益膨胀,他有些担心。于是,他找来叔牙,说“你看,我也快要不行了,将来该让谁来当鲁国的家呢?”

  叔牙立马回答:“这个嘛,共仲很有才能。”言下之意,那就让共仲来当家吧。

  庄公心里不爽,不久他问季友,“我嘛,考虑立国君的事情,叔牙说共仲很有才能。你说呢?”

  季友想了想,拍着胸脯说:“哥,您放心,我誓死立你的儿子般为国君。”

  庄公一听,好呀,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于是他接着说:“可是叔牙……”

  结果,季友带着人马气势汹汹地来到叔牙住处,拿出毒酒,对叔牙说:“老哥,不是兄弟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国君说了,如果你喝了这杯酒,那么保你一家老小平安,还能继续当鲁国的贵族。”

  叔牙一咬牙,喝了,死了。

  季友漂亮地完成了任务。于是庄公立般为太子,并兑现承诺,照顾叔牙的后人,于是有叔孙氏。

  

庆父作难

  不知道季友是故意的还是怎么回事,他干掉了叔牙,却没有去解决共仲。也许是没得到庄公的授权吧,毕竟人家共仲身为兄长,却乖乖地在庄公面前自称老二(仲)。

  共仲,也就是公子庆父,他跟庄公妻子哀姜的陪嫁女叔姜私通,行那苟且之事。叔姜为庄公生了个儿子,叫开。为了继续跟叔姜私通,公子庆父许诺立开为国君。

  庄公终于死了,季友立太子般为君。当时庄公还没下葬,太子般尚未正式即位,住在母家党氏。庆父派荦杀般,而季友没有讨伐庆父的实力,只好出逃到陈国。

  庆父立开为国君,是为鲁闵公。

  庆父越来越放肆,日夜跟叔姜私通。结果他把心一横,要干掉闵公,自己来当这个鲁国的家。闵公二年,庆父派大夫卜齮袭杀闵公于武闱。季友听闻,自陈至邾,接庄公妾成风之子申,请鲁人以其为国君。

  庆父忧惧,出逃到莒。于是,季友护送公子申入鲁,并重金贿赂莒人,抓庆父回国。庆父请求让他出逃,季友不肯。于是庆父自杀。

  

成季执政

  季友立公子申为国君,是为鲁僖公。立共仲之后,时人称作孟孙氏(《春秋》偏要依照共仲的说法,称其为仲孙氏)
  僖公元年,季友帅师败“莒师于郦,获莒拏”,“公赐季友汶阳之田及费”,季友为鲁国相。
  成季相僖公,执政多年,把鲁国治理得井井有条。鲁人作《诗·鲁颂》称赞。
  僖公十六年,季友卒,谥成,史称“成季”,其后立为季孙氏,又称季氏。
  至此,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都有了,史称三桓。

  成季之后,季孙氏日益强盛。文子、武子、平子三人辅佐鲁国文宣成襄昭定六位国君,位列三卿之首,独专国政。

  

季孙行父

  季友的儿子不怎么行,成季死后,鲁国的政权被庄公的儿子遂执掌。公子遂,谥襄,史称襄仲。襄仲,姬姓,东门氏。
  东门氏执政,先后把与之争权的孟孙氏、叔孙氏打败,独霸鲁国。作为三桓之一的季孙氏怎么办呢?当时是成季的孙子行父当家,他乖乖地依附在东门氏之下,兢兢业业地干活。
  季孙行父,谥文,史称季文子。他是成季的孙子。始见于《春秋·文公六年》:“夏,季孙行父如陈。”

  季文子为人谨小慎微,凡事三思而行,正因为这样,当文宣之时,东门氏权倾一时,孟孙氏、叔叔氏都与之争权,而季文子依附。到了鲁公失政而民不知君、只知季氏的时候,他奋起而怒,赶走公孙归父,执掌鲁国政权。但是季文子并没有像公孙归父那样得意忘形,反而更加俭朴,行事益发谨慎。成公四年,成公到晋国去,晋侯不敬,鲁公很生气(尽管我国弱小,但是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就想跟楚国和好以对付晋国。季文子劝止了成公的糊涂想法。成公七年,吴伐郯而大胜,季文子忧惧,认为蛮夷之地伐中原之国而得胜,鲁国灭亡也在不远。

  成公二年,晋国权臣郤克会同鲁、卫、曹等诸侯伐齐,季文子帅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听盟主晋国号令,发兵攻齐。是为鞍之战,晋国大败齐国。 成公八年,晋国赵穿来,让鲁国向齐国归还当年夺回的汶阳之田,季文子私底下劝说:既然霸主开口,鲁国没别的,还就还,但是当初晋为盟主,率我们夺下城池;再说,汶阳之田本就是我鲁国被齐国夺走的,夺回来合乎情理。如今晋国这样做,大失人心啊。果不其然,成公九年,“为归汶阳之田故,诸侯贰於晋”。

  季文子执政时期,鲁国以晋国为尊,得其援。成公十六年,叔孙侨如与成公母穆姜私通,想除掉掌权的季文子、孟献子,于是向晋国请求发兵。晋以文子贤,不从。叔孙侨如奔齐。

  成公薨,子襄公午立。襄公五年,季文子卒,子宿立,是为季武子。

  

武平之盛


  

  季文子生季武子,季武子生季悼子,季悼子生季平子。

  季武子,即季孙宿,谥武,史称季武子。

  季平子,即季孙意如,谥平,史称季平子。

  季文子死后,季武子、季平子相继当家季孙氏,执掌鲁国朝政,这个时候的季孙氏强盛,而公室弱,三桓得以凌驾公室之上。

  周礼:“天子六军,诸侯大国三军”。周武王封周公旦于鲁,周成王授周公讨伐管蔡的大权,因此鲁为大国,而有三军。自鲁文公以来,鲁国日渐弱小,而且时常要听从霸主晋国(或者齐国楚国)的号令,如果军多,则贡献也多,这样一来国力不支,于是自减中军,只剩上下二军,属于公室,“有事,三卿更帅以征伐”不得专其民。

  襄公十一年,季武子欲专其民,遂增设中军,三桓分三军之民。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分三军,一卿主一军之征赋。由此公室益弱而三桓渐强。

  襄公十二年,三桓“十二分其国民,三家得七,公得五,国民不尽属公,公室已是卑矣”。

  襄公三十一年,季武子不顾叔孙氏的反对,悍然立公子裯为鲁君,是为鲁昭公。

  昭公五年,罢中军,而四分公室,季孙称左师,孟氏称右师,叔孙氏则自以叔孙为军名,“三家自取其税,减已税以贡於公,国民不复属於公,公室弥益卑矣”。

  自此,季孙氏专权,三桓日益强大而鲁国公室日益弱小。

  季武子生子纥,尚未立为卿就死了,于是季武子的孙子季平子继承了季孙氏,并且发扬光大了季孙氏。

  昭公在位年间,季平子执政专权。他为人跋扈,与其他卿家大夫结怨,结果想要摆脱三桓凌驾公室现状的鲁昭公联合郈氏、臧孙氏,讨伐季平子。季平子一时慌了,连忙请罪。再三请罪而昭公不放弃攻打他的意愿,于是双方交战。此时,作为三桓的叔孙氏、孟孙氏发兵援救季孙氏,击败鲁昭公的军队。昭公无奈地逃到齐国。齐国伐鲁,气焰嚣张,自称“主君”,完全把逃难的昭公当成大夫看待。昭公于是往晋国求助。季平子却早有一着,他重金贿赂了当时晋国六卿,结果晋国让昭公暂居乾侯。从此,季平子摄行君位,俨然鲁国君主

  季平子的这种僭越行为影响深远,日后他的家臣阳虎作乱,不能不说是受此影响,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至于他以人牺祭亳社的事情,只能说明当时的惯例是这样。

  

桓康之衰


  季平子生季桓子,季桓子生季康子。

  季桓子,即季孙斯,谥桓,史称季桓子。

  季康子,即季孙肥,谥康,史称季康子。

  定公五年,季平子卒。阳虎作乱,囚季孙斯,逼季孙斯盟约。定公七年,阳虎执政,把季孙氏占据的权位抢走。定公九年,季桓子为首的三桓把阳虎赶走,总算把权位夺回。定公十年,叔孙氏的家臣侯犯又作乱。平定祸事不久,定公让孔子执政。

  孔子下令毁三都(季孙氏的费城、叔孙氏的郈城,孟孙氏的成城)。为了让夫子成功,作为季孙氏家臣的仲由就对季桓子说:“您看,前几年南蒯依靠坚固的费城作乱,我们连年攻打而不能夺回费城,后来阳虎也连同费城人为乱,祸乱我们季孙氏。而叔孙氏也一样,侯犯凭着坚固的郈城叛乱,围攻了一年多都不能攻克。这些都是因为费城、郈城太过险固,而我们的家臣多次以此而背叛三桓。为了防止后患,不如顺势毁掉费城、郈城。”

  于是季桓子准了,就跟叔孙氏一起毁掉费、郈。然而孟孙氏不肯毁掉老巢成城。于是,季桓子又掉转枪头,唆使定公贪欲,弄得孔子很不是滋味。最后,三桓把孔子赶出了鲁国。

  定公十五年,定公薨,子哀公蒋立。哀公三年,季桓子弥留托孤,说如果妻子南孺子生下来的是男孩,那就立这个孩子为季孙氏的家主;如果是女的,那就让季孙肥当季孙氏的家。

  桓子死了,季孙肥成为实际上的家主。桓子快要下葬的时候,南孺子生了个男孩。这个时候,季孙肥正在朝堂上跟哀公等人聊天呢,老正就抱着孩子来了,整一个二愣子的模样,说:“当初,家主说要是生了个男孩,就请告诉国君您,立那孩子为季孙氏的家主。”这样一来,季孙肥就很尴尬,只好对哀公说:“既然是家父的遗命,那就请您让我卸下季孙氏家主的重担吧。”哀公就派大臣共刘去查查这件事,看是不是属实什么的。结果没想到,那个男婴被人杀死了(史书没记载谁干的,但是八九不离十,应该是季孙肥害死的,他不用动手,他的手下自然就会做得妥妥帖帖)。当时男婴死了,老正一看苗头不对啊,立马逃出鲁国,到卫国去了。这事情自然不了了之了。季孙肥就顺顺当当地成为季孙氏的头,史称季康子。      

  季桓子、季康子不思为国家奔忙,恋栈权位,只知道争权夺利,结果鲁国日益衰微,而三桓离心。阳虎、孔子执政,季孙氏遭到削弱。

  评论这张
 
阅读(10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