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季氏一家亲

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雅阳镇 季氏后裔 季永斌

 
 
 

日志

 
 

山东省苍山县发现了四大册季氏家谱  

2010-06-06 16:49:28|  分类: 季氏论语+祠堂+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族人所供; 

 季家渊源
  季家,是山东省清平县王里长屯(过去一直误为五里长屯)的大家族。远祖系何人,来自何处,已无确切说法。一曰,系远古颛顼帝之孙陆终氏之子季连;另曰,春秋时鲁桓公之子季子友为季氏远祖;又曰,季氏可能源于周之八士之一的季随,等等。季氏属地大概在渤海郡,即今河北沧县一带;也有说山东、安徽的。
  最近在山东省苍山县发现了四大册季氏家谱,据载,季文子是季氏家族的远祖,他的墓已经找到,县里还专门派人来京请父亲题写“季文子之墓”几个字。季文子就是春秋时鲁国正卿季孙行父,生年不详,卒于公元前568 年。季文子执政达33 年之久,是一位极为廉洁的臣子。由此看来,季文子是季家远祖似乎更可靠。
  山东清平季氏,到清朝末年即19 世纪末我祖父那一辈,已经传到第九代。后来,我曾祖父兄弟二人,汝吉、秀吉,从王里长屯迁到附近的官庄。官庄的得名,因那里曾出过一位举人。祖父一辈共有亲兄弟三人,在季家十一个堂兄弟中分别排行第七、九、十一。我的祖父大排行第七,称七爷,名嗣廉;我的叔祖父名嗣诚,字怡陶、化斋,大排行第九,称九爷;十一爷名号不详,都称呼他一叔,早年就送给了王里长屯姓刁的人家。大大爷、二大爷没有外出,三爷、四爷、五爷、六爷、八爷、十爷都下了关东,除八爷曾经到济南看望过九爷外,其余的几位都没有消息,不知所终。
  八爷到济南看望叔祖父的时候,我还小,只记得他头上裹着一块白布巾,肩上挎着个白布包袱,进门就地磕头。他是从东北回老家路过济南的。那时老家的亲人,以为他在东北发了财,要他回来生活。殊不知,他没有发财,依然穷困。回家之后不久,便又回东北去了,以后也没了消息。他在济南的几天,给我讲了许多在东北深山老林打老虎、抓狗熊和挖人参的传奇故事,这倒使我印象深刻。
  他说,人参是活的,平常的样子像一个小孩,光着身子,穿一件红肚兜儿,在深山密林里到处行走,很难跟踪。一旦发现了人参,就要立刻在它的茎上拴上红头绳,并要高呼一声“棒槌”,否则它会立刻逃之夭夭,休想再找到。打老虎和抓狗熊,一般都是用挖陷阱的办法。做好陷阱也不容易,关键在于伪装,不让它们看出一丝破绽。
  上面要放上一只兔子之类的动物,最好是活的。陷阱里要装上机关,老虎或狗熊落入陷阱,如被机关卡住,事情就好办多了,否则要缚住它们,也是很困难的。我被他所讲的故事迷住了,很想跟他去东北大森林里挖人参、打老虎。
  在老家官庄,我的祖父和叔祖父,同样由于贫困无法生活下去,被迫到济南谋生。查阅叔祖父留下来的诗歌,得知他生于1883 年,但什么时候去的济南,不得而知。估计是20 世纪之初,他二十几岁的时候。
  祖父、叔祖父在济南究竟怎样奋斗,干了些什么营生,别说我,恐怕连我父亲也不清楚。只听说他们卖过苦力,拉过人力车,扛过大件,当过警察。后来,叔祖父还考上了“武备学堂”。他虽然没有受过系统教育,但聪明过人,得以自学成才。他读过大量的古文典籍,能撰文、做诗、填词,还能制印,又写得一手好字,考武备学堂自然不成问题。父亲对我说过,叔祖父很精明,他娶了时任武备学堂教官的马某之女(我见过她的照片,相貌不算出众),这大概也是他得以进入学堂的原因之一。
  山东武备学堂成立于1902 年,学生虽然算行伍,毕业出来也可以担任文职,可以有稳定的饭碗。叔祖父学的是测绘专业,毕业后在黄河河务局谋了一个差事,比较称心。这时,祖父和叔祖父商量,由叔祖父在济南挣钱,他则回老家维持门户。我十来岁的时候,一次叔祖父高兴,跟我讲起了一件发生在20 世纪初的事情。他由于不善奉承,且自恃有文化和技术,在河务局和上司相处不太融洽,很快失掉了工作。之后,便流落到东北一位朋友家。工作无着,闲住无聊,身上花得只剩下几块大洋。有一天,他去街上闲逛,走到该城南门外,见一家杂货店在售彩票,是为赈济湖北水灾而发行的(可能是1909 年的湖北彩票)。他豁出去了,用一半的钱买了两张彩票。过了几天,他又去街上闲逛,看见那家杂货店挂出了大字横幅,上面写着“本店售出头彩”几个大字。中奖的号码就写在底下。这时,他想起了几天前买的彩票,急忙回去拿来核对,只见其中一张的号码似乎与头彩号码相似。他沉下心仔细核对,结果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千真万确,他的那张彩票中了头彩!头彩是4000大洋!没过几天,就有人推着独轮车将4000 大洋送到了他寄住的朋友家。
  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便有许多朋友前来贺喜,难于应酬。贺喜者络绎不绝,借钱的人也越来越多。没多久,叔祖父的钱便消耗了许多。而且,巨款放在朋友家也很不安全。叔祖父见大事不妙,便酬谢了朋友,将钱汇往济南,自己也回济南去了。
  当时叔祖父在济南还没有家,发财回到济南后,仍到黄河河务局工作。1919 年,便和马教官家的姑娘巧卿结了婚。他租的就是马家的房子,地点在济南南关佛山街中段柴火市对面,与姓彭的人家住前后院。叔祖父和夫人生了一个女儿,取名素秋,又称秋妹,以后随家谱改名惠林。叔祖父把一部分钱寄回老家,让他的哥哥即我的亲祖父,在老家建房置地,建立“后方基地”,准备振兴季氏家族,延续季家血脉。
  关于我祖父在老家的所作所为,父亲在他的《灰色的童年》里有比较隐讳的叙述:“他用荒唐离奇的价钱,买了砖瓦,盖了房子。又用荒唐离奇的价钱,置了一块带一口水井的田地。……又用荒唐离奇的方式……招待四方朋友。”价钱究竟怎么个“荒唐离奇”法呢?

      季家,是山东省清平县王里长屯(过去一直误为五里长屯)的大家族。远祖系何人,来自何处,已无确切说法。一曰,系远古颛顼帝之孙陆终氏之子季连;另曰,春秋时鲁桓公之子季子友为季氏远祖;又曰,季氏可能源于周之八士之一的季随,等等。季氏属地大概在渤海郡,即今河北沧县一带;也有说山东、安徽的。

  最近在山东省苍山县发现了四大册季氏家谱,据载,季文子是季氏家族的远祖,他的墓已经找到,县里还专门派人来京请父亲题写“季文子之墓”几个字。季文子就是春秋时鲁国正卿季孙行父,生年不详,卒于公元前568 年。季文子执政达33 年之久,是一位极为廉洁的臣子。由此看来,季文子是季家远祖似乎更可靠。

  山东清平季氏,到清朝末年即19 世纪末我祖父那一辈,已经传到第九代。后来,我曾祖父兄弟二人,汝吉、秀吉,从王里长屯迁到附近的官庄。官庄的得名,因那里曾出过一位举人。祖父一辈共有亲兄弟三人,在季家十一个堂兄弟中分别排行第七、九、十一。我的祖父大排行第七,称七爷,名嗣廉;我的叔祖父名嗣诚,字怡陶、化斋,大排行第九,称九爷;十一爷名号不详,都称呼他一叔,早年就送给了王里长屯姓刁的人家。大大爷、二大爷没有外出,三爷、四爷、五爷、六爷、八爷、十爷都下了关东,除八爷曾经到济南看望过九爷外,其余的几位都没有消息,不知所终。

  八爷到济南看望叔祖父的时候,我还小,只记得他头上裹着一块白布巾,肩上挎着个白布包袱,进门就地磕头。他是从东北回老家路过济南的。那时老家的亲人,以为他在东北发了财,要他回来生活。殊不知,他没有发财,依然穷困。回家之后不久,便又回东北去了,以后也没了消息。他在济南的几天,给我讲了许多在东北深山老林打老虎、抓狗熊和挖人参的传奇故事,这倒使我印象深刻。他说,人参是活的,平常的样子像一个小孩,光着身子,穿一件红肚兜儿,在深山密林里到处行走,很难跟踪。一旦发现了人参,就要立刻在它的茎上拴上红头绳,并要高呼一声“棒槌”,否则它会立刻逃之夭夭,休想再找到。打老虎和抓狗熊,一般都是用挖陷阱的办法。做好陷阱也不容易,关键在于伪装,不让它们看出一丝破绽。

  上面要放上一只兔子之类的动物,最好是活的。陷阱里要装上机关,老虎或狗熊落入陷阱,如被机关卡住,事情就好办多了,否则要缚住它们,也是很困难的。我被他所讲的故事迷住了,很想跟他去东北大森林里挖人参、打老虎。

  在老家官庄,我的祖父和叔祖父,同样由于贫困无法生活下去,被迫到济南谋生。查阅叔祖父留下来的诗歌,得知他生于1883 年,但什么时候去的济南,不得而知。估计是20 世纪之初,他二十几岁的时候。

  祖父、叔祖父在济南究竟怎样奋斗,干了些什么营生,别说我,恐怕连我父亲也不清楚。只听说他们卖过苦力,拉过人力车,扛过大件,当过警察。后来,叔祖父还考上了“武备学堂”。他虽然没有受过系统教育,但聪明过人,得以自学成才。他读过大量的古文典籍,能撰文、做诗、填词,还能制印,又写得一手好字,考武备学堂自然不成问题。父亲对我说过,叔祖父很精明,他娶了时任武备学堂教官的马某之女(我见过她的照片,相貌不算出众),这大概也是他得以进入学堂的原因之一。

  山东武备学堂成立于1902 年,学生虽然算行伍,毕业出来也可以担任文职,可以有稳定的饭碗。叔祖父学的是测绘专业,毕业后在黄河河务局谋了一个差事,比较称心。这时,祖父和叔祖父商量,由叔祖父在济南挣钱,他则回老家维持门户。我十来岁的时候,一次叔祖父高兴,跟我讲起了一件发生在20 世纪初的事情。他由于不善奉承,且自恃有文化和技术,在河务局和上司相处不太融洽,很快失掉了工作。之后,便流落到东北一位朋友家。工作无着,闲住无聊,身上花得只剩下几块大洋。有一天,他去街上闲逛,走到该城南门外,见一家杂货店在售彩票,是为赈济湖北水灾而发行的(可能是1909 年的湖北彩票)。他豁出去了,用一半的钱买了两张彩票。过了几天,他又去街上闲逛,看见那家杂货店挂出了大字横幅,上面写着“本店售出头彩”几个大字。中奖的号码就写在底下。这时,他想起了几天前买的彩票,急忙回去拿来核对,只见其中一张的号码似乎与头彩号码相似。他沉下心仔细核对,结果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千真万确,他的那张彩票中了头彩!头彩是4000大洋!没过几天,就有人推着独轮车将4000 大洋送到了他寄住的朋友家。

  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便有许多朋友前来贺喜,难于应酬。贺喜者络绎不绝,借钱的人也越来越多。没多久,叔祖父的钱便消耗了许多。而且,巨款放在朋友家也很不安全。叔祖父见大事不妙,便酬谢了朋友,将钱汇往济南,自己也回济南去了。

  当时叔祖父在济南还没有家,发财回到济南后,仍到黄河河务局工作。1919 年,便和马教官家的姑娘巧卿结了婚。他租的就是马家的房子,地点在济南南关佛山街中段柴火市对面,与姓彭的人家住前后院。叔祖父和夫人生了一个女儿,取名素秋,又称秋妹,以后随家谱改名惠林。叔祖父把一部分钱寄回老家,让他的哥哥即我的亲祖父,在老家建房置地,建立“后方基地”,准备振兴季氏家族,延续季家血脉。

  关于我祖父在老家的所作所为,父亲在他的《灰色的童年》里有比较隐讳的叙述:“他用荒唐离奇的价钱,买了砖瓦,盖了房子。又用荒唐离奇的价钱,置了一块带一口水井的田地。……又用荒唐离奇的方式……招待四方朋友。”价钱究竟怎么个“荒唐离奇”法呢?

  据叔祖父和父亲说,因为有了钱,祖父执意要盖砖瓦房。要知道,在鲁西平原黄河泛区的官庄,虽然当地的土质是黏性土壤,适合烧砖造瓦,但在那个年代,砖瓦的价钱是很高的。祖父要盖一座气派的四合院,东西南北四房各五间,砖瓦很难买到。于是,他就出大价钱引诱别人拆掉自家房子,将砖瓦卖给他。价钱究竟多高,无从考查,但肯定不低。此外,他招待朋友的方式也很离奇。他要显示自己有钱,便常走到集上,在饭馆里宣布:“今天在座各位尽情吃喝,饭钱、酒钱,都包在咱季七爷身上啦!”真是一派暴发户加山东好汉的气派。后来,他又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输钱自不必说。

  评论这张
 
阅读(67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