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季氏一家亲

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雅阳镇 季氏后裔 季永斌

 
 
 

日志

 
 

月落风迟千般痴  

2010-07-19 16:06:55|  分类: 论坛+休闲娱乐+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落风迟千般痴

 


       人生几度秋凉,事世一场梦,西风苍老容颜,秋水幽咽着宁静,俯身拾起身边流过的岁月,浮光掠影间,一江春水的心事,在时光的背后一段一段老去,深黄浅绿不经意的零乱,镌刻着生命流逝的痕。风过群山,星沉云暗,渐落的月光在寂寞的夜色里零乱成透明的洪荒;宿命的手,隔着一些苍白的光芒,肆意拨弄我动荡的心弦,心中的刺痛划过殒落的哀伤,一些虚谬的瞬间,从指尖纷纷逃亡。

月落风迟千般痴 - 季氏后裔 - 季永斌的博客

    寂寞独坐远方,思念不可抵达,相持不下,再回头,已没有岸;整整一生支离破碎的梦,隐在风中,无处可去,无处可藏,幻化的痴心,不解的纠缠,象是一场不醒的噩梦,就要登场,生命从头到尾就是一场幻像,抓不住现实,于是,我投入虚幻,一次又一次饮风而歌,一次又一次对月而舞,欢乐与悲伤,都只在梦里辗转。



    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过往,让我迷失了方向?来者未来去者未去,也许一生真的太长,我不爱流浪,却无法泊岸,我向往平淡,却历尽沧桑。来,来,来,从何而来?去,去,去,去向何方?我在料峭的风中,苦守这望月的寒窗,流淌的月光,湮没我所有的幸福与忧伤,一点爱情于风的笑容里,醉成过往,昙花一现的美丽,却带给我最璀璨的光芒,那支掉进井里的横笛,仍在古风里吹奏着,蒹葭苍苍,千古的相思,淋湿了,人约黄昏后的誓言,所有的月光都在梦境之外流淌,谁是那只来生的蝶,舞动爱的荒凉,在风里泣血呢喃。

月落风迟千般痴 - 季氏后裔 - 季永斌的博客

    秋雨将至,庐结在哪里?梦又落在何方?相思已弯成消瘦的冷月,残照我憔悴的容颜,那一抹轻愁落在酒中,我拿什么掩盖恐慌?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的冷漠其实只是表象;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的坚强从来都是伪装;你不知道,有些事情永远只是流传。

月落风迟千般痴 - 季氏后裔 - 季永斌的博客

    去意决然,你知与不知都无妨,流淌的月光,落在尘间,我用绝望挡住所有的灿烂,相遇太美的故事往往无法收场,曾经的千般爱恋万种痴狂,已随月色渐渐黯淡; 世事变幻莫测,人性复杂难懂。从未改变的天真,滞留在逝去的时空,以一份素华的明净,悲悯着红尘的悲悯,感动着红尘的感动。



    谁的绝望成刀,在我未愈的伤口深深落刃,难以苏醒的梦,破碎在虚无的高处,踉跄地唱着挽歌,张开如碟的羽翼,在寂寞的夜滴血传情,漂浮着,轻舞处,矜持着一份孤傲,浮云散,梦已老,将最后一脉余香,缓缓散尽,花开花落歌声残,什么是地老?什么是天荒?寻觅了千年,等待了万世,原来所有的执迷,都只是宿醉一场,人生几度秋凉,世事一场大梦,执迷一生,美丽一瞬,缺足以笑傲苍穹...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