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季氏一家亲

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雅阳镇 季氏后裔 季永斌

 
 
 

日志

 
 

季氏史书(二十)  

2012-11-17 19:22:37|  分类: 季氏史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富春山居图》上盖于董其昌“大痴画卷”题跋左下角的“扬州季因是收藏印”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季振宜藏书章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富春山居图》局部  骆崇泉  张定

  明清时期的泰兴是公认的人文荟萃、学风昌盛之地,家族教育繁荣,读书好学的风气十分盛行。科名鼎盛,“不识大魁为天下公器,竟视巍科乃我家故物”,闾里多“朱户相望”,家世多“累世簪缨”,出现了许多的文化家族,而以季寓庸、季娴、季开生、季振宜等人为核心的季氏家族在明末至清初这一历史时期,以其诗礼传家的文学艺术传统以及家族成员硕果累累的文学艺术成就昂扬地活跃于历史舞台,给泰兴地区的文学艺术之花添抹了一缕极其灿烂炫目的色彩。

 

  科考显家族整体实力

明清时期,庶族地主家族的兴盛和科举成绩密切相关,即:科第兴、家道兴、文学兴的家族发展轨迹,泰兴季氏家族整体上也遵循了这一发展路线。我们试以季氏家族的代表人物季寓庸为核心来解剖季氏家族的上行之路。

  季寓庸,字因是,原居季家市,后徙泰兴县城。明天启二年进士,先后任余姚、临海、济源、祥符(今河南开封)等县知县,后任吏部主事。

  季寓庸是泰兴季氏家族中第一个进士,但季氏家族通过科举考试达到家族的兴旺发达却是从他的祖父季缙开始的。季缙,廪贡,曾任山东乐安县县丞,他是目前可考文献中季氏家族第一个有功名的读书人。

  到了季寓庸的父辈这一代,其父季三卿为廪贡。季三卿应该是个很有才华的人,著名文人舒曰敬在泰兴为县令时,就非常赏识他。但季三卿考运不佳,在科举考试中一直名落孙山,他的堂兄弟季三骋也只是个非实官的州判。这一段时期季氏家族成员没有突出的文学成就,也未见有诗文集传世。

  从季寓庸这一辈开始,则为季氏家族从科举到社会名望,再到家族文学成就都引人注目的全盛时期。

  季寓庸兄弟四人,长兄谨庸,副贡;三弟奋庸,应例,州同知;四弟道庸,岁贡,湖广兴国州知州。

  季寓庸有七子一女,个个成才。长子开生、次子振宜相继中进士,同期的其它成员虽未中进士,但多数在科举道路上取得了一定的出身,并任职官场。整个家族社会名望甚重,文学成就裴然。

  子:

  长子季开生,字天中,号冠月,顺治六年中试为进士,这一年他二十二岁。三年后,被授予礼科给事中,顺治十二年改任兵科右给事中;

  次子季振宜,字诜兮,号沧苇,顺治四年进士,时年十八岁,初任浙江兰溪县令,有政绩,升为刑部主事,历任户部员外郎、郎中、广西道御史,后考选浙江道御史;

  三子季贞,字天秀,顺治十四年举人,任工部都水司主事;

  四子季舜有,字天选,副贡,任浙江嘉兴府同知;

  五子季静,字仁山,例贡,任兵部督捕司主司;

  六子季八士,字南宫,廪贡,知县;

  七子季芝生,字善伯,应例,任北流知县。

  侄:

  季公琦,字希韩,号方石,谨庸子,康熙十一年拔贡,任教习,后来任知县;

  季公权,字希柳,谨庸子,应例;

  季振麟,字廷季,奋庸子,副贡;

  季式祖,字孚公,奋庸子,附贡生,浙江昌化县知县;

  季昌龄,字长松,道庸子,顺治十一年举人,陕西宁夏道。

  孙:

  季千山,字念东,开生子,贡生;

  季应召,字蒲征,振宜长子,应例,训导;

  季大斗,字维枢,振宜次子,应例;

  季聪孙,字汝听,贞子,廪贡;

  季绳孙,字又绳,舜有子,副贡,行人司司副;

  季达孙,字质存,静子,应例;

季应桢,字葑溪,八士子,廪贡,福泉县教谕;

季应和,字右记,八士子,应例;

季廷铨,字鸾在,八士子,山东宁阳县知县;

季周孙,八士子,岁贡生,训导。

侄孙:

季京熊,字根安,奋庸孙、振麟子,州同;

季梅羹,字调遇,道庸孙、昌龄子,贡生;

季邻臣,字为卿,道庸孙、昌龄子,应例;

季慎行,字端木,式祖长子,贡监。

即使到了曾孙一辈,三弟奋庸的曾孙季芳馨为乾隆元年进士,山西闻喜县知县,芳馨的两个儿子季美大、季惇大均为举人,且季惇大乡试时为解元,南直隶第一名。

真可谓一门簪缨,光耀乡里。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丰富收藏为家族亮点

季寓庸解官回到家乡后经营盐业。扬州向以盐业著称,故季寓庸获利巨大,成为巨富。当时言富者,有“北亢南季”之说,即山西米商亢氏、扬州盐商季氏,他们俱以富闻于天下。由于资财富裕,季寓庸治园于城东隅(今江苏省泰兴中学处),号嘉树园,经三十年经营,日积月累,遂闻于天下。季寓庸居园中,读书于春柳草堂,以诗文书画自娱。季寓庸曾耗资十万购买收藏书画古籍,一代名迹《神龙兰亭》、《富春山居图》均成为其镇园之宝。时至今日,我们在藏于台北故宫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上仍可以看到季氏父子的收藏印,如:盖于董其昌“大痴画卷”题跋左下角的“扬州季因是收藏印”,盖于黄公望自己于至正七年题跋后的“扬州季因是收藏印”、“季寓庸印”、“因是氏”和“扬州季南宫珍藏印”,这些印章的上方还有一枚椭圆形的“季”字印,从图上的这些鉴赏印足以证明此图确实曾为季寓庸所收藏,而且在季寓庸去世后流传有序,并不如好多泰兴人认为的那样到了季振宜的后人手上,而且传给了他的六儿子季八士。

季寓庸还藏有一件“古玉奁”,著名收藏大家、《琼琚谱》的作者姜绍书是这样介绍的:“未出土时,曾近铜器,绿渖数片,浸入玉中,融酥凝碧,妙夺化工。”

季寓庸次子季振宜是中国著名的藏书家。明清时期私家藏书日益兴盛,季振宜出生于官宦世家,良好的教育环境和雄厚的经济实力为他大力购求古籍善本提供了优越的条件。季家原本藏书就不少,季振宜自己又去江南各地搜求了好多,如常熟毛晋,建“汲古阁”藏书,其中多宋、元刻本,毛家没落后,其后人将藏书多卖给了季振宜;又如常熟出名的藏书家钱曾,“举家藏宋刻之重复者”折售给他,所以季振宜的藏书便“富甲天下”了。单嘉树园内的“静思堂”和“辛夷馆”内就藏有 “宋版”、“元版”、“抄本”一千多种,两万七千余卷(本)。季振宜的藏书章有“宋本”、“御史之章”、“紫玉元居宝刻”、“季沧苇图书记”、“沧苇”、“季振宜读书”、“季振宜字诜兮号沧苇”、“季振宜藏书”等。季振宜曾将所藏的宋版书编录成《延令宋版书目》(又名《季沧苇书目》),后由乾隆朝校勘家黄丕烈刻印传世。由于季振宜对藏书的记载准确,故而被后人尊称为“善本目录之泰斗”。季振宜还是版本学家、校勘家。文物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李致忠著《古书版本鉴定》中多次提到他。他对百家、经、史、诗赋皆手自勘校数过。

季家还收藏有一种叫“旋风装”的本子,商务印书馆的张元济在《涵芬楼烬余书录》中引钱曾的话说:“吴彩鸾所书《唐韵》,余在泰兴季因是家见之,正作旋风叶子,其装潢皆非今人所晓。”这种“旋风装”又叫“龙鳞装”,是相当稀见之物,连藏书大家钱曾看后都认为是“真旷代之奇宝”。

季振宜也收藏有一件“古玉觥”,王士祯在《池北偶谈》中对它的评价是“质如羊肪,以为鬼工。”

 

诗文集吟诵文人风采

泰兴季氏家族有众多诗文集传世。如:

季开生,著有《冠月楼集》一卷,《出关草》一卷。

季振宜,著有《静思堂诗稿》二卷、《听雨楼集》二卷、《侍御奏疏》二卷。

季舜有,著有《寄巢诗集》。

季公琦,著有《方石诗钞》。

季式祖,著有《吏隐集》。

季慎行,著有《延令世说》。

季芳馨,著有《到玉堂诗钞》。

季惇大,著有《洗心编》、《濂溪全稿》。

季良眉,著有《北村诗钞》

季娴,著有《前因纪》、《学古余论》、《雨泉龛集》、《季静娴诗》。又有《季静姎诗选》,不分卷,刻入《诗媛八名家集》。

李妍,季娴女,字安侣,著有《绿窗偶存》。

季尔庆,著有《廉夫诗稿》六卷,《静思堂集》二十五卷。

上述诗文集大部分已经散佚,泰兴历史文化研究会经过几年的努力,仅搜集有(含线索)季开生的《冠月楼集》一卷、《出关草》一卷、奏疏四卷(《军政考选成例疏》、《谨陈攻守六要疏》、《谨陈民情疏》、《谏买女子疏》);季娴的《雨泉龛合刻》八卷、《季静娴诗》一卷、《闺秀集》;季尔庆的《静思堂续编》。其他人完整的诗集均未发现,仅从各地图书馆及泰兴民间搜集了部分诗作。

另外,从《历代诗人咏泰兴》一书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季氏家族其他诗人的部分诗作,如:季高熊《柴墟岳忠武王祠》、《茅大方先生祠二首》,季公彦《妃子墓》,季茶圃《为张玉履祝寿诗》,季周孙《谒茅公祠》、《柴墟寿胜寺有怀储文懿公》。该书还收集有季娴《雨泉龛合刻》中未收的四首诗作(《舟中闻鸡》、《望远》、《晚晴》、《得天中弟讯》)。

季开生的诗,史书上称“性情严毅,不肯随俗依违”,他的《戆臣诗稿》题识者甚众,连清初著名书画家恽寿平都一再题语,而徐乾学则评价更高,“论诗三百篇,离骚汉魏,源流不辍。”

季振宜虽以藏书闻名于天下,他的诗作其实也造诣颇深,其友冯砚祥曾告诉恩师钱谦益:“其(指季振宜)为诗刿心鉥肾”,钱谦益从冯砚祥处得到季振宜诗集读后感到:“信沧苇之雄于诗也”,并极口称赞,认为季诗是诗道复兴的希望:“世之无真诗也久矣,以沧苇之才,好学深思,精求古人之血脉,以追遡国风小雅之指要,诗道之中兴也。吾有望焉!”从“四海宗盟五十年”的诗坛巨擘对季振宜诗歌成就的肯定与赞赏中,可见季诗的水平之高。

开生、振宜的堂弟季公琦也是一位作诗填词的高人,清初领袖诗坛、执牛耳者数十年的邓汉仪对季公琦的评价特高,认为季公琦的词“黄九(庭坚)柳七(永)未足拟也”,黄庭坚为盛极一时的江西诗派开山之祖,柳永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邓汉仪如此推重公琦的词,足见其填词工丽,当年擅名江左。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诗作选编具文献价值

诗作的选编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一个人的文学修养和学术水平,季氏家族中进行文学作品选编工作的也不乏其人,其中的皎皎者当首推季振宜。他自康熙三年起费时十载,集前人所录及金石遗文的完整篇章,略去原各家采用的初、盛、中、晚期编次,依时代分置,以宋版诸书及各善本参校字句,依新旧唐书、南唐、五代史、诗话小说辑成作者传略,反复校订、广事补遗,最后成《汇集全唐诗》共717卷160册,收入1859位作者的42931首诗。后来,以此为底本的校补卷被康熙皇帝御定为《全唐诗》,煌煌传诵至今。

季振宜不但编书,还在嘉树园中的静思堂刻书,康熙六年,季振宜主持刻印了钱谦益注的杜诗,并作序,取名《杜工部笺注》,后又名《杜诗钱注》,或《钱注杜诗》。史料还记载,清初领袖江南诗坛的吴梅村曾介绍归有光的曾孙归庄到延令找季振宜联系刻印归有光的诗文集。

季娴,编有《闺秀集》。《四库全书存目提要》云:“是集选前明闺阁诸诗,皆近体也,后附词一卷。”近期,泰兴历史文化研究会还发现一本至今不为人知晓的《诗媛八名家集》。

清代以前,女性选编妇女诗文集者尚为少见,多数女性诗文总集、选集皆为男性代劳编选,到了清代,女性性别意识觉醒,作品传播意识也进一步强化,故而出现了不少女性编选历代女性诗文或自己作品的集子,如柳如是《古今名媛诗词选》、王端淑《名媛文纬》等,季娴《闺秀集》亦是其中一例,和其它作品集一样,有一定的文学价值。但不独如此,《闺秀集》更有文献价值,其所录七十五位女性诗人中,与胡文楷先生所著《历代妇女著作考》相比较就可以发现,有三十五人在后来的典籍中渐渐湮灭而不可考,而她们的文学创作也不乏佳作,她们在文学史上也应该有一席之地。因此,《闺秀集》是后世文人了解这些闺阁才女的一部不可或缺的资料。

季芳馨也编有《邃斋草重订李义山诗年谱》,早已散佚。据《泰兴县志补》等文献考证,《宋史·艺文志》载李商隐撰写著作有十三种,没有提到什么诗谱,而清初吴江朱鹤龄、徐达源、江都程梦显先后撰有《李义山年谱》,季芳馨当时可能是取诸家之说校辑成书的。

值得注意的是,季开生四世孙季尔庆还协助阮元编辑了《淮海英灵集》。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季应召猫扇立轴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季氏家族祖像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记载季振宜交往的诗集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季娴《闺秀集》  骆崇泉  张定

  

   书法绘画显露非凡才能

季氏家族成员不仅在文学、学术上成绩斐然,在书法、绘画等艺术领域,一部分成员也显露出了非凡的才能。

季寓庸,据《泰兴县志校》所载:“姜绍书《无声诗史》:‘寓庸画仿沈周而能登其室,书宗祝允明。’是寓庸实能书画也。”

季开生幼年时即“喜仿宋元名迹”,以书画享名乡里,他的侄子季慎行在《出关草后序》中说:“我叔父幼负奇姿,制艺外工诗、古文、词,且善书画、精音律。议论上下古今,时出诙谐,闻者往往绝倒。”志书上则称季开生:“书法英美绝妙,尤善作画,所绘山水,笔致潇洒,骨格突兀高峻,他笔下富春、严滩胜景,古山沟壑深邃,颇得元朝画家黄公望简笔松秀之神韵。”

据彭蕴璨《历代画史汇传》云:“(季开生)自幼喜摹仿宋元名迹,得子久三昧。诗笔俊爽,有奇气。”泰祖永《桐阴论画二编》亦极为称赞季开生的书画,并称: “季天中开生,画得子久三昧,诗俊爽有奇气。曾见扇头小品,笔致萧散,骨格峻嶒,颇得痴翁简笔松秀神趣。惟性情严毅,不肯随俗依违,故笔墨间便卓然自异也。”《中国历史人物生卒年表》、《宋元明清书画家年表》皆载有季开生。

季应召,“画猫得神,张壁上,鼠见之,宵遁。”

季尧堃,“以字行,号雪江,应召族子,善花卉翎毛,长于画猫。”

季葆仁,《泰兴县志》提到季云程时云:“孙葆仁,字伯棠,增贡,有文誉,善书。”

 

家族女性孜孜追求文化

清代泰兴及周边地区文化家族的林立,为女性学习文化与参与创作提供了可能性。名门出身的女性所受的教育多源于婚前闺阁期的文学修养及门当户对的婚姻所提供的继续教育,而文化世家中出现女性作家甚至女性文学群体也会成为一个家族的亮点,季娴就是季氏家族中这样一颗闪闪发光的珍珠。季娴,字静姎,一字辰月,别号玄衣女子,季开生姊,兴化李长昂妻。从上面几节的介绍中,我们看到季娴不仅自己的创作丰富,而且编选的诗集具有较为重要的文献价值,其女李妍也有诗集传世,季娴当之无愧可以称之为季氏家族中的一位才女。

造就季娴这一才女的原因有哪些?除了当时社会经济基础、思想文化背景的影响外,家庭的支持甚至培养扶持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季娴《闺秀集》有言:“予幼非颖慧,先慈氏颇不以蒙昧畜予,因不禁止,课以诗书”,母亲的启蒙给幼小的季娴扎下了深厚的文化修养之根。长成后,季娴随父亲宦游南北,不仅增长了见闻,也深刻地体验到文学创作是“有感而发”、“有感不能不发”:“迨髫龄,侍家大人宦游中州,驱驰燕邸。其间,齐鲁冀豫风物多殊,舟车朅来山川非一,所经所瞩,觉喉吻间有格格欲出者,因取古人诗歌效之”。及至出嫁,夫君通达风雅,“倾茶摭古,更不以俗辙相羁限”,婆家藏书甚丰,更得遍览群书,宏博闻见。正是宽松的家庭氛围,娘家良好的教育,夫君的“不以俗辙相羁限”,最终成就了这样一位不仅有诗文存世,而且编选的闺阁诗词为后人研究闺阁文学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第一手材料的季娴,为清代延令季氏硕果累累的家族文学史添上了非常重要的一笔。

季氏家族中女姓对文化的追求还表现在对功名的强烈渴望,季寓庸的孙女婿张丕扬颇有才华,工于诗,有诗集《木田诗钞》传世。王士祯见其诗,赏叹不止,张丕扬功名上是贡生,并授内阁中书衔,但他一生却未能考中进士。季氏夫人去世时,张丕扬在祭文中深感愧疚地说:“(夫人)始欲相夫以成名,而余则才短数奇,困顿潦倒,迄于无就,今且废书而叹矣。”在外人看来,季氏夫人“子孙绕膝,夫妇齐眉,无饥寒之迫体,无拂逆之萦心”,“享安乐而鲜忧患”,是个泰兴人眼中的福人,但张丕扬知道夫人有“他人不知而我独知之”的苦衷,夫人辛辛苦苦相夫教子,但一无所成,张丕扬认为自己辜负了妻子的厚望。张丕扬共生五子,都是贡生,也都做过州同知、训导、县丞之类的官,但同样未中过进士。对此,张丕扬深为不满,感到痛心疾首,“继望后嗣之绳武,而诸子年皆逾壮,因循荏苒,未能飞黄腾达,以慰母氏之心也。”正是这种对获取功名的强烈欲望,促使泰兴的望族的子孙们发奋苦读,博取功名。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文化交往促进家族发展

虽说泰兴季氏家族是一个具有深厚文化基础的家族,但是如果认为仅凭自己的家学渊源或本家族成员自身的努力就能完成学业并取得相应的学术成就,或获得事业上的成功,那就过于简单了。事实上,任何一个家族,即使是势力最大的家族,也必须与社会进行广泛的联系,建立起相互沟通的网络。泰兴季氏家族的社会文化交往是非常普遍,而且规模也是颇为可观的。

明末清初,季氏家族在泰兴文化交流史上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雄厚的经济基础为其家族与众多文人频繁交往创造了条件。

季氏家族文化交流的范围十分广泛,和他们交流的既有身居要职的朝中权贵,如曾任内阁学士、刑部尚书的徐乾学,也有同乡姻亲的普通官员,如张天任、张茂枝,既有堪称清初文坛巨擘的钱谦益、龚鼎孳、沈寿民、施润章、宋荔棠、孙枝蔚,也有影响深远的明末遗老陈维崧、归庄、杜濬。季氏家族的精英们与这些人诗酒唱和,畅叙友情,营造了良好的文化气息,烘托出浓郁的文化氛围,为家族成员提高自身文化素养提供了相当多的契机,推动了季氏家族,以至于整个泰兴文化的繁荣。

西园是季开生、季振宜兄弟幼时读书的地方,也是他们成名后和文人常聚会之处,邓汉仪写有《沧苇侍御招同冯砚祥、杨商贤、周季隰、介弟南宫西园游宴》诗。

邓汉仪,字孝威,一字旧山。清初泰州人。少颖悟,日读数千言。博洽通敏,贯穿经史百家之籍。尤工于诗,学为骚雅领袖,登坛执牛耳者数十年。康熙十八年召试博学鸿儒科,因年老授内阁中书。归寓董子祠,执经问业者车马塞市。

光绪泰兴县志记载:“陈简讨其年客泰兴,下榻嘉树园,有《留别季沧苇先生》古诗四首,刊入《湖海楼集》。”从《湖海楼集》中还可以看到大量陈维菘的身影。

陈维菘,字其年,号迦陵,宜兴人,其父陈贞慧为明末“四公子”之一。维崧为清初骈文大家,康熙十八年举博学鸿词,官翰林院检讨,《四库全书》收入他的著作《陈检讨四六》二十卷,另有《湖海楼集》、《迦陵词集》等行于世。

季振宜还和陕西三原人孙枝蔚交往颇多。孙枝蔚,清初著名诗人,著有《溉堂集》,他流寓扬州时,曾作客泰兴,拜访过老友张宽,下榻过嘉树园,我们可以从其康熙八年作的三首五言古诗中追寻当日这位名士与省亲回里的季振宜在嘉树园唱和的情况。

归庄也为刻归有光全集来过嘉树园,《归玄恭遗著》中收有《访季沧苇侍御》、《杨紫虹从宝应来置酒季园相邀诸公同集》、《七夕同于皇集沧苇斋中》等诗文。

归庄,明末清初书画家、文学家,明代散文家归有光曾孙,书画篆刻家归昌世季子,明末诸生,与顾炎武相友善,有“归奇顾怪”之称,顺治二年在昆山起兵抗清,事败亡命,善草书、画竹,文章胎息深厚,诗多奇气。著有《归玄恭文钞》、《归玄恭遗著》。

姜宸英曾这样描写“甲于天下园”的“维扬嘉树之园”:

“广袤三里许,凿石以为山,疏流以为池,高有台,下有亭,回有曲廊,暑有临风之榭,寒有负暄之室,开广之基,辟以为堂,其亭廊堂室之属之可名者,恒百十处,皆依山临水,以相萦带,凡位于山水之侧者,皆如其自然者焉。佳木灵草之蒙茸而森蔚,芙蕖菱荇之芬郁而延蔓,凡讬乎山水以生且植者,亦皆如其自然者焉。青帘白舫,红栏绿竹,与夫风鸳雨燕,啼莺乳鹊之间,关而上下于烟霭寥廓之间,可以倒山简之接,折谢公之屐齿。及其岩洞窈窕,水流汨汨,清风之飒然,则阮籍、孙登所以长啸而不返,而凤鸾鸣,而虎豹嗥者也。然而远望极目,则长江明灭其外,江南诸山恍若可睹,而予顾有不能尽述者噫。”

姜宸英,字西溟、湛园,浙江慈溪人。工诗古文,精书法,行草尤入妙。70岁始成进士,以殿试第三人授编修,后为顺天考官。

这些人经常聚会于嘉树园中,诗酒唱和,甚为相得。

季家和外地文人交往多的还有季公琦。季公琦,字希韩,号方石,季振宜堂弟,为振宜伯父季谨庸的儿子。

季公琦从小跟随开生、振宜二位兄长生活在嘉树园中,耳濡目染,与诗词结下不解之缘。康熙十一年,他成为一名拔贡,开始任教习,后来任知县,这时,他的诗词已有名于时,经常参加名士们的觞咏活动。《溉堂集》中收录的多首诗记述了孙枝蔚和季公琦朝夕相处之情的诗作。从有关资料不难看出,季公琦与陈维崧、邓汉仪的关系之密切可能超过其兄振宜。陈维崧《迦陵词集》中有《水调歌头·雪夜赠季希韩》词一阕:

海上玉龙舞,糁作满空花。城中十万朱户,琼粉乱周遮。愁对一天飞雪,不见昨霄明月,桂影蚀金蟆。短鬓飒秋叶,僵指矗枯丫。

当日事,须细忆,讵忘耶?记筑球场擫笛,却手复为琶。纵不神仙将相,但遇江山风月,流落亦为佳。岂忆有今日,侧帽数哀笳。

从维崧的词可以看出季公琦与这位词坛名家交游的时间很长,而且交情很深。

季公琦还和清初著名诗人宋琬交往。宋琬,字玉叔,号荔裳,顺治四年进士,官至山东、四川按察史。季公琦有一首《怀宋荔裳观察蜀中》诗说到他们的交往。

康熙十二年底,季寓庸、季振宜相继去世,季氏家族逐渐衰落,安徽休宁著名诗人程瑞礿十年后再游嘉树园,发现“风景倐尔一变”,和当年“同沧苇游斯园” 时大不一样了,不禁发出“眼底沧桑多少事”,“金谷平泉,可胜浩叹”的感概。

尽管大不如前,但直至康熙末年,嘉树园仍然是泰兴文人雅士会聚的文艺沙龙,嘉树园主人仍然很有名气,如执泰兴诗坛牛耳的“渤海一代宗”季茶圃,“二仲复英绝,鼎峙共争雄”的季蘅皋、季陟庐。当时的县令宋生和县内外的名流常聚会于此,嘉树园的常客有曾任山西道监察御史的王令树和他的两个儿子王新猷、王新铭,中书舍人、季寓庸的孙女婿张丕扬,庆云寺的方丈德溥,还有泰州名诗人袁尔职,靖江的严爵等人。这时的嘉树园仍不失豪华,王令树就曾说过“嘉树园池亭夜坐时,悬灯四照,错落林壑间,亦异观也”的话。

 明末清初泰兴季氏家族的文化成就 - 季也亲 - 季也亲的博客

      联姻巩固家族文化基础

恩格斯说:“对于骑士或男爵,以及对于王公本身,结婚是一种政治的行为,是一种借新的联姻来扩大自己势力的机会;起决定作用的是家世的利益。”恩格斯深刻地指出了婚姻在家族之间所起的特殊作用。从原则上讲,季氏家族和其它家族之间的联姻也无不具有特殊的目的性,门第观念对季氏家族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既是名誉上的需要,更是实际的需要。地位、权势、经济等方面的条件对家族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而家族联姻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巩固、扩大或得到这些条件。

在这一点上,季氏家族的核心人物季寓庸可谓是刹费苦心。

长女季娴的夫家李氏家族是兴化的名门望族,家族的代表人物李春芳,明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丁未科状元。历官修撰、翰林学士、礼部尚书、太子太保兼武英殿大学士。到隆庆二年(1568年),58岁的李春芳继徐阶升任首辅,“累加少师兼太子太师,进吏部尚书,改中极殿”(《明史》列传第81)。由状元而宰相,于是,一块“状元宰相”的匾额便高悬于刚落成的兴化四牌楼上。 深受各派儒家思想浸润的李春芳终于实现了“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他不动声色地将国家大事处理得妥妥帖帖,《明史》评价他“居政府持论平,不事操切”,“以安静称帝意”。卒,赠太师,谥文定。著有《贻安堂集》。

长子季开生娶泰兴张氏三凤堂家族举人张豸的二女儿。张氏三凤堂家族系泰兴望族,明清两代,张氏三凤堂家族参加科举考试,并取得显著成绩,共有进士十二名,其中状元一名,贡生以上功名者达二百余人,每代都有若干人,从未间断过。宋、元、明三代,泰兴推举乡贤八人,三凤堂二人,清代泰兴乡贤四人,三凤堂三人。而且,张氏三凤堂的张宽与季振宜同为顺治四年进士,张日浣与季开生同为顺治六年进士,是“同年”。后来,季寓庸还将自己的孙女嫁给张豸长兄张受的孙子、中书舍人张丕扬,亲上加亲。

次子季振宜娶常州唐顺之家族的姑娘。唐顺之,字应德。因爱好荆溪山川,故号荆川。明嘉靖八年(1529年)二十三岁中进士,礼部会试第一,入翰林院任编修。于学无所不精。嘉靖初年与王慎中同为当代古文运动的代表,世称“王唐”,郑振铎先生在《中国文学史》中说:“唐宋八大家之说盖始于唐顺之”。唐顺之不但是有名的文学家,同时他又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家,而且是有名的抗倭英雄,刀枪骑射,无不娴熟。他在抗倭战斗中屡建奇功。民族英雄戚继光和俞大猷等都是他一手提拔,并从他学过枪法。唐顺之最后因积劳成疾,客死异乡。

季寓庸的曾外孙张庭槐的媳妇则娶自安徽全椒吴氏家族,康熙十五年进士吴晟的孙女,姑娘的堂弟则是《儒林外史》的作者吴敬梓。吴氏家族是全椒一个显赫的家族,全椒吴氏勃发于吴敬梓的曾祖吴国对这一辈。吴国对同胞兄弟五人,国鼎、国器、国缙、国对、国龙,除国器“遵父命,任家政”,以保证其余“兄弟皆业儒”,自己无功名外,其余四人先后都考取进士,成为科举史上盛传的美谈。国鼎和五弟国龙为明崇祯十六年同榜进士,国缙为清顺治六年进士,国对考试成绩最好,为顺治十五年探花。吴国对之所以能高中探花,与他写得一手漂亮的八股文不无关系,方嶟在《文木山房集序》中说他“其所为制义,衣被海内”,是清代有名的八股文大家之一。因而吴敬梓在《移家赋》中不无自诩地写道“曾祖兄弟五人,四成进士”;在词作《乳燕飞》中也不无夸美地称说“家声科第从来美”。到了吴敬梓祖父吴勖这一辈,吴国对的长子吴旦、次子吴勖为秀才,三子吴昇为举人;吴国龙的长子吴晟为康熙十五年进士,次子吴昱、三子吴、四子吴显均为贡监,五子吴昺康熙三十年榜眼,六子吴早举人。吴敬梓父亲吴雯延为秀才,堂伯父吴霖起(吴旦子)为拔贡,吴霖起无子,吴敬梓过继给他为其嗣子。吴敬梓堂兄吴檠也是进士。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