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季氏一家亲

浙江省温州市泰顺县雅阳镇 季氏后裔 季永斌

 
 
 

日志

 
 

永嘉岩川季氏  

2013-08-08 20:01:07|  分类: 浙江地区季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季姓先祖同戴、吴两姓同出一支。周封泰伯于吴。据仙居后仁地方吴氏族谱载,在此地三姓同建有三姓祠。岩龙村保存的《永嘉岩川季氏宗谱》中有这样的传说:宋时有戴公与季公在朝共事,因功皇上赐石狮一对。合溪(今永嘉溪口)狮子小而轻,岩龙狮子大而重,但因岩龙地处偏僻,运输更为艰辛不便,戴公和季公从兄弟友谊出发,把两只狮子互换。这当然只是一个传说,但说明了岩龙季氏与溪口戴氏的密切关系。《季氏重修宗谱序》:“岩寮之地,远山回环,群峰列嶂,一溪萦纡,苍翠连天。”岩寮季氏是永嘉大族,先世居于处州(今丽水)龙泉,南宋建炎年间,户部侍郎季陵(字伯霄),初为太常寺少卿,后迁中书舍人,当了温州刺史后把家庭迁至温州,后生了5个儿子,按长乾次坤三舒四震五巽分五房居五县。至淳年间元三公季铎,字思振,屡谏宋理宗不听,无意于仕,遂悠情山水,遨游至清通乡岩川之地,即现在岩龙一带,叹曰:“吾观群峰倚天,回在霄汉,千岩竞惊,禹壑争流”,爱其地,迁隐于此,“创家室于岩下,故因名曰岩寮”,成为岩龙季姓始祖。岩龙季姓的后人也颇有成就,后南宋咸淳间又出有侍郎、扬州太守季煜(字孟道)。季陵、季煜的墓现仍较完整地保存在岩龙村后。墓葬不大,样式古朴,两墓墓壁前均有浮雕的香炉、净瓶、烛台,墓侧苦槠、皮果树根挺颈粗,树枝茂盛,俯望着村落。位于浙江省永嘉县最西北面,与仙居县交界,在苍山脉与北雁荡山脉的怀抱中,歌唱着楠溪江的主流,名叫大源,她清澈见底,绿意盎然。这里有永嘉之巅-----大青岗(海拔1272米);百丈龙头(又名龙凤大瀑布、百丈叽瀑布,落差198、9米);太阳岩;翡翠般的百丈坑(又名龙凤大峡谷);还有众多无名的瀑布群。岩龙古村,主要景点有季氏祠堂(始建于南宋建炎年间,有古石狮、虎爪磉柱础等文物)、名木古树(500年以上的南方红豆杉、皮果树、银杏、香樟、枫香、福建柏等)、石拱桥、天狗洞等
岩龙古村 
  淳祐年间,大金入寇,兵灾蜂起,荆溪铎公,为人刚毅多才,屡谏无用,无意于仕,悠情山水,遨游到岩川,爱其地胜,迁居于此。铎公,就是岩龙季氏的始迁祖。再传数世,科甲蝉联,仕宦辈出,一时称极,季氏成永嘉著姓巨族。阅千年往事,唯有村里的名木古树。南方红豆杉、糙叶树(皮果树)、银杏、枫香、樟树,默默无语地伴着溪水东流。大樟树下,季氏宗祠临水面山而筑。蛮石堆砌的围墙长满青苔杂草。一道原木双柱小门,古朴简洁,让人无意间如步入宋人的山水画卷。宗祠的正门由大径银杏木板做成。门口有一对抱鼓石,还守着一对宋代的小石狮,石狮子线条优美流畅。宗祠正堂而今空空如也,角落里立着一块明嘉靖五年的石碑,说的是季文孚公,创业中兴,建宗祠以勒碑记,设谱牒以纪源流。柱础中有虎爪磉等精品,有浮雕着花卉。雨丝从天井中飘落,空气湿重而静寂。戏台面对正堂,凸向院子。藻井与斗拱层层叠叠,精美的彩绘却早已褪色,素面朝天,让人不由地想起辛稼轩名句,“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在楠溪源头附近守望了近千年的古村,却依然淡定从容,不惹一丝尘埃。 “远山回环,群峰列嶂,一溪萦纡,苍翠连天。”这是岩龙季氏祖先为此地留下的笔墨。南宋淳佑年间,有荆溪铎公宦场失意,无心于仕,始迁于此。再传数世,科甲蝉联,仕宦辈出,一时称极,季氏成为永嘉巨族。季氏大宗前一对宋代御赐的石狮至今坚守。悠悠近千年,世间光阴弹指而过,山中村落一如既往。一汪碧绿的深潭,一架温润古老的石拱桥,一棵%##岁的大樟树,一座临水而筑的季氏祠堂—— —甫一入村,便如行走在世外桃源。村里人家不多,只听得溪水淙淙,虽经雨打风吹,历千年沧桑,岩龙依然幽静宁谧,保存着完整的传统民俗,留下无数古风遗韵。 800岁的大樟树下,季氏宗祠临水而筑。蛮石堆砌的低矮垣墙,长满青苔杂草。一道原木双柱小门,古朴简洁,让人无意间如步入宋人的山水画卷。正门由大径银杏木板做成,两边对联用篆体写着:“于古人书无不读,则天下事大有为”。门口有一对抱鼓石,还守着一对宋代的小石狮,石狮子线条优美流畅。

  《岩川季氏宗谱》中,还有一段关于这对小石狮的典故:宋时,戴某公居合溪,季某公居岩龙,共事朝堂,因功皇上赐石狮子各一对,合溪石狮子小而轻,岩龙狮子大而重。岩龙地僻,载运艰难,因兄弟之谊,于是换来了合溪小而轻的石狮子。
  宗祠正堂而今空空如也,只有梁上悬着三块“流芳百世”之类的匾额,角落里立着一块明嘉靖五年的石碑,说的是季文孚公,创业中兴,建宗祠以勒碑记,设谱牒以纪源流。柱础浮雕着盛开的牡丹,它们不管今夕是何年。雨丝从天井中飘落,空气湿重而静寂。戏台面对正堂,凸向院子。藻井与斗拱层层叠叠,转如流云,精美的彩绘早已褪色,素面朝天,恰似辛稼轩的名句“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